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在线服务 > 文明网校 > 网上课堂

清代北京科举趣闻

来源:北京晚报

时间:2019-06-13

清末北京城的顺天贡院

中山会馆(清代为当地参加会试的举子提供的住所) TAKEFOTO供图

  清代北京,每隔三年的三月,全国各地的举子和国子监的监生都要汇集京城,参加会?#38498;?#27583;试。殿试要定出当年的状元,这是古代读书人一生最为荣耀的时刻,而状元产生的过程充满神秘和不确定性,因此围绕着状元,衍生出许多趣闻。

  虽然故事的主角以及时间都是有据可查,但这些传闻的诸多细节不可考,只能权当稗官野史之说。当然,也正是这些逸闻趣事,为了解科举制度提供了新的角度。

  举子进京住会馆备考

  这些进京赶考的举子,首先要参加县考,及格者称“童生”,然后才有资格参加府试,?#32454;?#32773;称“生员”,就是人们常说的“秀才”,才有资格参加乡试,考中者称“举人”,才有资格参加会试。每到这时数以千计的举子?#22270;?#29983;涌入京师。他们大都落脚本省或州县在京修建的会馆。这些会馆,大概类似于地方的驻京办,平时是聚集同乡、增进乡里友情的处所,遇到朝廷举办科举考试的年份,则成为本乡举子们借住的寓所。

  参加会试的举人到京后,先要到礼部呈递开具的咨文,也就是资质证明,截止期限为三月初一,如实有因途远迟误,可推迟至初四,逾限投文,概不接受。

  礼部会试在北京的顺天贡院举?#26657;?#39034;天贡院始建于明永?#36136;?#19977;年(1415年),当时条件有限,九千多间考棚是用木板和苇席搭盖,四周围墙则为荆棘围成。明万历二年(1574年)时重建贡院,规模扩展到一万三千多间,考棚也改为砖瓦结构。到了清乾隆二十七年(1762年)再次扩大规模;光绪初年,因应试人数骤增,号舍不够用,又将院址北扩。

  清时,会试的正副主考官由?#23454;?#30452;接任命。主考官称总裁,最初由内阁大臣担任,2至7人不等,咸丰后,定为4人,一正三副。

  会试同考官有18名,主要由翰林院官员充任,还要?#25165;?#20854;他一系列的人员参与整个科考过程。为了防止考试作弊,也使考官避嫌,清代的回避制?#30830;?#22260;进一步扩大:会试时主考、同考等内帘官以及主持、参与考试事宜的外帘官,甚至包括负责受卷、?#22336;狻?#35466;录、对读的官员,他们的子弟及亲族人员,都不得参加这一科的考试。

  会试时,由同考官批阅试卷,他们会将优秀试卷用蓝笔加以标记,并写上批语,推荐给主考官,称为“荐卷”,俗称“出房”,由主考官最终决定录取与否。会试结果揭晓后印刻会试题名录,记载新科贡?#32771;?#36143;、三代姓名、乡试名次,以及此科会试名次。

  马虎主考官?#20013;?#35805;

  应该说,科举的整套流程是非常?#32454;?#30340;,但随着科举制度逐渐走向没落,在考试过程中出现了很多纰漏,这些为坊间提供了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  据载,光绪十五年(1889年)的会试,主考官是颇有名气的?#20439;?#33643;,他?#24357;?#27743;?#29616;?#21517;才子张謇参加考试,特命同考官认真?#26408;恚?#19981;要把张謇这样的才子遗落了。到发榜时候,张謇却偏偏落第。?#20439;?#33643;很纳闷,就去查底卷,结果发?#32456;?#35591;的卷子最初是考官熙麟阅批的,?#20439;?#33643;就责怪熙麟?#26408;?#27700;平不高,甚至怀疑他从中作梗。经过核查,事情发生反转:熙麟阅批时,确实认为张謇的卷子很棒,他特地将卷子推荐给了?#20439;?#33643;,但这时还是阅誊录卷,无法确认作者,反而是?#20439;?#33643;自己未经细?#27169;?#25209;了个“不通”,将张謇黜落了。

  1894年,因为慈禧六十寿辰特设了恩科会试。张謇在帝师翁同龢的大力提携下,终于得中一甲第一名状元。提到翁同龢,因为其帝师的身份,在会?#38498;?#27583;试中能起到重要作用,因此坊间流传着很多他与诸多学子的趣闻。清代何刚德的《春明梦露录》记载了翁同龢的一件丑事。

  光绪十八年(1892年)的殿试,?#26408;?#22823;臣们发现一份卷子很好,但对里面“?#22530;妗?#19968;词感到不解,特地签出,?#28304;?#30740;究。翁同龢看了?#38498;?#33258;信地说:“这两个?#32622;?#26377;错。”有人提出,这个词汇是“闾阎”的笔误。闾阎,古代闾巷的门,后用以指平民百姓。翁同龢没有听取这人的意见,解释说:“我以前见过古人以‘?#22530;妗?#23545;‘簷牙’。”翁同龢便把这份卷子定为第二名。

  后来拆号来看,发现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很有名气的文廷式,翁同龢就问他“?#22530;妗?#30340;来历,文廷式?#29273;?#22320;说,那是笔误,把?#25226;幀?#35823;写为“面”了。晚清时?#28304;?#21035;字要求极严,这个错字如当?#21271;?#21457;现,文廷式很可能被置于三甲之外。

  为官举子因“值夜班”而夺魁

  清代,已经在朝廷做个小官的举人,仍然可以参加会试。因为在朝廷做官,熟悉朝廷的风格,再参加会试,就会有一定的优势。毕沅(1730年-1797年)就是一例。毕沅于乾隆十八年(1753年)顺天乡试中举,后来入值军机处,担任军机章京,就是负责撰写谕旨、记载档案等职务的办事员。

  乾隆二十五年(1760年),毕沅状元及第。关于毕沅考取状元的经历,《清朝野史大观》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。

  乾隆二十五年三月,毕沅参加当年的会试。他在军机处的同事诸重光、童凤三也参加了会试。在会试揭晓的前一天,毕、诸、童三人都在军机处值班。当晚的夜班本应是诸重光。不过下午的时候,诸重光提出要毕沅代替值夜班。毕沅问为?#35009;矗?#35832;重光说:“我和童凤三书法比你强,如果这?#20301;?#35797;考上了,还有希望争头三名,必须晚上回去做些准备。”

  说完之后,诸、童二人就走了。毕沅也不跟他们争辩计?#24076;?#23601;老老实实代值夜班。傍晚时分,恰好有陕?#39318;?#30563;黄廷桂的奏折发了下来,上面讲的是在新疆屯田的事。毕沅夜坐无事,就拿奏折来消磨时间,他很快便将奏折上的内容烂熟于心。第二天,会试榜张贴出来,三个人都录取了。

  当年新疆初定,乾隆?#23454;?#27491;拟新疆屯田。因此这一年的殿试策问卷,题目是关于屯田的。毕沅大喜过望,将屯田策写得翔实而得体。殿?#38498;螅木?#22823;臣都认为毕沅的文章质量高,但因书法稍差,排在第四。等?#35282;?#38534;钦定时,他将几篇策问文章一?#21592;齲?#21457;?#30452;?#27781;那篇写得非常好,乾隆非常欣赏,便亲自将毕沅改为第一,毕沅因此一举中状元。本排在第一的诸重光,变为第二,童凤三则排在第十一名。

  这里也要说一说殿试。殿试于会试放榜一月后举?#23567;?#27583;试的内容为时务策一道,它由?#23454;?#38054;定试题。殿试试卷由?#23454;?#20219;命八位读卷大臣进行评?#27169;?#35835;卷大臣各自?#32469;?#38405;自己所分之卷,然后互相轮看,称“转桌”。考生最终的成绩由首席读卷大臣核定。成绩评定后,读卷大臣向?#23454;?#36827;呈前十本,然后由?#23454;?#38054;定名次并公布引见。第二天,?#23454;?#22312;太和殿公布殿试的全部名次。

  名字取得好而得状元

  清朝一共进行科考112科,共产生状元114名。被称为山东末代状元的王寿彭,是光绪二十九年(1903年)癸卯科状元,围绕他中状元的经历,不仅是后世,就连在当时?#21152;?#24456;多“流?#21017;?#35821;”。

  王寿彭(1874年-1930年)参加光绪二十八年(1902年)寅科乡试,排在第三十五名,得中举人。第二年癸卯,清政府举行辛丑、壬寅“恩正并科”会试,为的是光绪?#23454;?#19977;十岁大典,是为癸卯科。当时,因八国联军侵略北京,贡院被毁,只得借河南省城的贡院举?#23567;?#22312;会试?#26657;?#29579;寿彭是中第三十七名。接着王寿彭参加了五月二十四日举行的殿试,并最终高中状元。

  王寿彭会试成绩并不算好,且在之前没有任何出彩之处,却突然在殿?#38498;?#39640;中状元,这自然令很多人浮想联翩。于是,因为名字取得好而中状元的说法不胫而走。这个故事在郑逸梅《清宫轶事》以及高拜石《古春风楼琐记》均有记载,可见当时流传之广。

  故事大致是这样的。

  因为第二年是慈禧太后七十大寿,参加此次殿试的读卷大臣想挑一个名字中带有福?#30343;?#21916;的考生为状元。而王寿彭的名字?#26657;?#21363;有一个寿字,最后一个字又是“彭”,而且他的字(次篯)还隐含长寿之意?#22909;?#38388;传说?#26657;?#38271;命八百岁的彭祖,本名为篯(jiǎn)铿。当“寿”、“彭”、“篯”这三个字合在一起,读卷大臣自然格外关注。就这样,王寿彭的卷子也就被读卷大臣排在了前十本试卷的最上面。

  大概光绪帝?#28304;?#25490;序没有异议,所以也没有调换。慈禧太后“钦点”甲第时,一眼看见“王寿彭”三字,大悦,毫不迟疑地点了王寿彭。光绪二十九年的状元就这么诞生了。有意思的是,王寿彭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大魁天下,当听到状元是自己的名字时,惊喜失措,紧张地哈着嘴,答不出声来,还是他山东老乡代应了一声“在”后,王寿彭才战战兢兢跪倒听旨。这事在王寿彭的潍县老乡、翰林陈恒庆所著的《归里清谭?#20998;校?#26377;详细的记载。

  因为王寿彭中状元实属偶然,自然少不了流?#21017;?#35821;,不过,王寿彭自己写过打油诗一首,对这些说法进行辩?#25285;骸?#26377;人说我是偶然,我说偶然亦是难,世上纵有偶然事,岂能偶然再偶然。”

  不管是真是假,在王寿彭之后,科举制也迎来它的最终结局。两年后的光绪三十年(1904年),清廷举办了中国科举史上最后一次殿试,并产生了最后一位状元?#27627;?#26149;霖。(刘永加)

原文链接:http://bjwb.bjd.com.cn/html/2019-06/11/content_11888877.htm

(责任编辑:桑爱叶)

  • 0
    表情-挺你
  • 0
    表情-搞笑
  • 0
    表情-伤心
  • 0
    表情-愤怒
  • 0
    表情-同情
  • 0
    表情-新奇
  • 0
    表情-无聊
  • 0
    表情-路过
冰穴电子游戏
捕鱼达人游戏下载 pk10玩法规则奖金 极速时时彩必中规律 三分快三人工计划软件 澳洲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高频彩稳定赚钱 江西快3开奖结果 开奖历史记录 北京快三1000开奖结果 我负债100万该怎么赚钱 琼崖海南麻将2019v1.3 免费手机麻将辅助器 分享赚钱怎么算的 天天捕鱼最新版应用 网络版足球 波克捕鱼小白直播间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